民俗摄影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为论坛用户
 
查看: 8340|回复: 12

民族文化的传承符码 [复制链接]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积分
60125
精华
11
帖子
2525

中国民俗摄影协会会士 小荷露角 更上层楼 集腋成裘 小有成就 小花勋章 鲜花勋章

发表于 2014-12-22 14:38:28 |显示全部楼层

    以下三篇,来自一份打印稿,以及三位作者的行文,可以确定是2000年该网站的春节专题文字。十几年前文字,对今天的“人类贡献奖”年赛参赛者和民俗摄影的实践者,仍有指导起码是参考的意义,所以特别重录重发于此,供大家参考。


民族文化的传承符码


——关于“民俗”“纪实”“时代”“历史”的串联思考

王瑞


    是“纪实摄影”的深入,促发“民俗摄影”之涌起?还是“民俗摄影”的波及,展现“纪实摄影”之潜力?

    以我之见,所谓“新时期摄影”的观念进展,与其说是还摄影于真实,莫如实为还摄影于世俗。简言之,“新时期摄影”的还俗实践,才是中国当代摄影具有史的演进意义之实质。

    由此而言,被媒体突显的所谓“新时期摄影”之主流影象,可能未及超越多少意识形态的传统格局,有些只是宣传立场的对立转移。事实表明,往往是一些属于非主流文化的隐性表现,更能代表摄影史意义的实质进度。因而,“新时期摄影”在反映“社会真实”和“平民化”的表现,实质是在触及映照民间的世俗生活现象,从而渐次返还摄影纪录的本性基点。

    新中国成立以后,长时期秉持理想主义超现实的意识形态化,造成摄影为政治服务的主流之势,使摄影观照世俗生活的倾向难以伸展。

    新时期”的摄影理论,对文化大革命时期发展到极端的政治化摄影模式,做出大量针锋相对的批判。代表观点诸如:以摆拍的导演手法粉饰现实、以弄虚作假手法歪曲现实等等,统归视之为“不真实的摄影”,从而反弹出“新时期纪实摄影”的异军突起盛况。

    然而理论层面的摄影真实,其实是个难决的大问题。尤其在意识形态层面,真实与否牵系于立场观点。所以,两相争论,仍属未决命题。“新时期纪实摄影”表现中,所对社会民俗层面的摄影观照,则在实质上与以往时期刻意突出政治的摄影模式,真正拉开了观念距离直至背道而驰。

    我在本文中所言的“民俗”概念,尤指中国社会的民间世俗事物,并非特指少数民族风俗事物。因此,我本可以启用“世俗摄影”这个名词来做阐述。不过,鉴于当前摄影理论新名词已有泛滥成灾之势,故没必要再节外生枝。运用已有的概念名词,我自信尚能将此话题阐明。

    阿城《闲话闲说》言道:“一九六六年中国大陆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提出的破‘四旧’,我问过几个朋友,近三十年了,都记不清是四样什么旧,我倒记得,是‘旧习惯、旧风俗、旧思想、旧文化’。这四样没有一样不与世俗生活有关。”

    众所周知,被摄影拍照下来的影像,已是在时间上属于过去的事物。何况,民俗摄影无疑意指为拍“四旧”,即所谓的“土老破旧”。如此一来,则民俗摄影是什么,反而足以简明廓清了。

    如果同意民俗摄影就是拍照与民间世俗生活有关的“四旧”事物与现象,那么以“破四旧”的观念所谓“立四新”的是什么呢?那就是社会“新生事物”的新现实与理想化的超现实吧。凡将“四旧”与“四新”汇总起来的拍照影像,我认为可以统称为“纪实摄影”。

    如此定义“纪实摄影”,有人会说这般“混淆两类不同性质事物”的大杂烩“纪实摄影”,不能代表时代,也反映不出时代性。我则认为“时代”是观念,而“历史”则是事实。我还认为,纪实摄影未必一定要反映时代,却务必要观照历史。时代在历史之下,如果“四新”代表时代,则“四旧”加“四新”就等于历史。于重视    拍摄“四旧”的同时,也不忽视拍摄“四新”,这样的“纪实摄影”观念,或许就是所谓的“历史感”吧。

    以过年为例,举两个给我印象深刻的民俗现象。

    1970年春节,我在北国风光的松辽平原一处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的农村度过。大年初一,从一个叫刘家屯一队的村落,徒步跋涉白茫茫大地,去几十里地以外的三合公社。公社所在地也不过是个村落,只是设有公社机构和供销社,并无文化部门。那天在公社最热闹的供销社院子里,见到一伙农民自发地扭秧歌活动。东北二人转浪不溜丢小喇叭的吹奏声里,黑棉袄黑棉裤的关东乡民们,当腰围上大红花被面,有人头戴旧式礼帽和老式墨镜,自奏自扭地在院落空地间兜来绕去。这般不伦不类的打扮与放浪自得的动作,出现在文化大革命最为肃杀的年头,实在令我为之一惊一楞。奇的是乡民们的表情也无喜乐也无愁绪,似乎沉默于自娱的舒缓状态。

    我呆呆地观望如此民俗场面,把这样行为与当时的革命氛围相挂连,心想这要是叫政工干部见到,岂不要狠遭批判。也许正因为那是处在社会基层的农民群众,即使惩治也罚不出个什么了。他们才那般不管不顾,在穷乡僻壤,发泄了一场逢年过节应当展现的传统民俗仪式。当时我认为如此粗陋的秧歌没啥意思,远比不上以前在城里过年见到的又踩高跷又跑旱船的秧歌表演。只是许多年过去,我才意识到那是一场纯粹自发的民俗活动,尤其在“破四旧”的革命年景,更是不无风险。而我以往在城市所见的节庆表演,皆是有组织策划的非自发节目,已经很难算是纯粹的民俗文化。如果没有亲眼目睹那场乡间的简陋春节秧歌,今生我便只能将城市经历的节日组织表演,当做是民间的风俗现象,难免不是个永生的文化误会。

    1990年的一个春节,我在美国洛杉矶唐人街,观赏由华洋人士共襄的庆贺游行。压轴节目是舞龙,一条蜿蜒扭动的金闪闪的长龙,在一处喧天锣鼓声中逶迤舞来,煞是烘托节庆气氛。只是高兴之际,龙身下现出不少洋人面孔,不禁觉着这已是一条不中不洋的现代化国际龙。

    而今思之,民俗大约就是民间、民族、民众的世俗生命的传承符号与密码吧。蓬勃生灵的野生(民间)劲头是抑制不住的,例如1970年东北农村的那起土秧歌,即便有“革命”气势的嚣张,也终于未抵得住原始生命力的喷薄。

    曾经广为流行于东北民间的二人转戏曲,本是充满粗犷、粗俗、泼辣、调情与胡扯等村野习气的民俗文化形式。解放后经有意的“去其糟粕”,便失落了民风的本质。直至“新时期”,才得以小品的方式再度生发风靡。在我看来,好的小品,都有我当年在乡间所遇的自发自娱的土秧歌神韵。我还认为,二人转和小品这种东西,是民俗小调性自为文化形式,是无须争登大雅之堂的。知拙守朴,保持其民俗性情,也就是切合实际地发挥了自身的文化作用。

    民俗的流传,在文化形态上,还可能演绎为民族的神话。例如中华民族的文化图腾——龙,凝结着民族悠久文化的想象力与创造力,构成一袭民俗的生命密码。如此文化传承,即便是在异文化的强势同化下,仍以移民的抗拒异化的民俗生命力继以支持,为远离母土的漂流生涯,维系一条根系的丝练。

    一个民族的文化,以其民俗的神话精神,因之伟大且充满自信(自娱未必不出于自信)。而做为民族神话意义的民俗,参与了民族历史的形成过程,并以其生命密码的传承,化作凝聚民族意识的文化隐喻。龙——就是举世共识的中华民族的文化隐喻之一。二人转和大秧歌,就是东北民间的文化隐喻,这类民俗事物,完全是可以与“时代”没有必然联系的社会和文化现象。但它们都是中华民族的历史现象,而历史则是民族的记忆。

    摄影事物如果承担纪录历史的使命,则比起“反映时代”(往往流于意识形态化的政治宣传模式),更重要的是纪录历史。检讨中国摄影的曲折历程,拔高时代而贬低历史的摄影观念,落下惨重教训。一个人或一个民族,如果失落了健全的记忆(影像纪录是记忆之一种),将如何全面认识自身的过去?又如何明智选择自身的未来?

    我认为,在纯摄影与俗摄影(纪念照片,影像档案、自娱的随手拍等等不被堂皇理论视为摄影的所有别的照相)之间,民俗题材的摄影,似乎能够起到某种缓和冲突的润滑作用,有可能联系并融会不同摄影分类之间常被引为对立的因素。

    中国世俗社会的历史性重创,也严重萎缩了中国摄影有为的文化进取。民间世俗生活的枯涸,导致社会文化生活的枯燥。单调的文化生活空间,无益于培植生长茂盛的文化艺术大树。

    我所以认为“新时期摄影”的观念意识进取,重在还摄影于世俗,缘于以上阐述的理由。所以,对已经面世的和尚未浮出水面的当代非主流摄影史迹的发掘、评介与研究,乃是全面讨论“新时期摄影”的不可或缺的重要方面。可是,这方面的学术研讨,并未引起必要的重视,尚期待于有识之士们的关注兴趣。

    于是须要提及,我所言的民俗摄影之类,属于一种潜性的摄影文化范畴。靠因袭的政策宣传或时下的市场操作,只会毁损其民间自发(自娱)的原生态。而且,作为民俗摄影对象的民俗事物,也日趋因有组织预谋地大力提倡或有利益企图的商业操作,而变质、变相,以至凋落、消灭。长期以来,以“大张旗鼓”方式宣传、支持、干预某些事物的习惯势力,对世俗生活和民俗摄影之类的民间文化形态,显然有害无益,甚至起到摧残民间民俗传统的负面作用。

    中国摄影界很缺乏相应的文化常识,常犯见树不见林、认时代、无视历史的毛病。世俗文化挺象民间艺术如农民画,一旦被有企划地介入,原生态的生动鲜活便被好意破坏,原始的民间自为性质便失落凋零。民间世俗事物,凡如此经主流文化过手,往往便要流为伪的替身或形式之壳。

    也许,民俗摄影只适合那些淡泊功利且对世俗文化有兴趣者所关怀的东西。在日益以成败论英雄的时代,它更容易被某些逞强好胜者当做争名夺利的敲门砖。当民俗表演搞得隆重热闹,当摄影家因拍民俗而时髦轰动,那样的玩艺儿,多半沦为徒有其表的“好看”民俗膺品了。


岁时话采风


丁遵新


    “旧历的年底毕竟最像年底”。这是鲁迅先生名作《祝福》的开篇话。农历的新年也毕竟最像新年。在我国民众的传统观念中,农历的新年——春节,远比阳历元旦重要:在岁时的风俗活动中,春节也远比元旦隆重、热烈。相比较而言农村又较城市更看重春节,庆祝活动也更加丰富多彩。这是因为我国的岁时活动原本是和以农耕为主的自然经济相伴而生,节令活动都是和农事活动的自然节律相吻合的。在走向现代的年月,特别是新世纪的头一春,城里摄影人有机会到农村去过年、采风,实在是一件惬意的事。


激情与理性

    摄影是一门丰富而艰难的艺术。优秀的摄影家就是善于在最适当的时刻,赶到最恰当的地点,在最恰当的瞬间按动快门的人。摄影创作需要激情,需要勇气和毅力。激情是摄影创作的原动力,在一年一度最盛大的节日,到农村去采风、创作,这无疑是明智而富于激情的选择。

    创作需要激情,也需要理性,民俗采风尤其如此。一个人在生活中看到什么,对什么东西感兴趣,与他们的认知和情感分不开。思路开阔眼界才能开阔,镜头的视野也才能开阔。大年采风,作为一种民俗摄影活动,关键在于摄影人的民俗意识和民俗眼光。

    民俗是一种悠久的历史文化传承,是一种相沿成习而又不断发展变化的民间习俗,具有丰富的历史和文化内涵,同时又能显现出民族和时代的牲。我国有56个民族,年节在各民族中普遍受到重视。春节是我国大多数民族通行的节日。各民族、各地域春节的庆贺活动形式各异,但中心主题都是辞旧迎新、祭天祈年。

    农历春节适值立春前后,一元复始,大地春回,对于以农耕为主的自然经济而言,这是最具特殊意义的。就生活节律而言,这也是享受丰收、养精蓄锐的最好时机。民间关于“年”的传说甚多,实际上都是神话的形式阐释它的必要性和价值。春联、门神、腊八、祭灶等等,都有许多故事。这些神话传说未见得科学,但生动有趣,同时都寄托着民众祈求人寿年丰、吉庆有余的良好愿望。了解一些春节习俗形成和演变的历史,对于我们以民俗文化的眼光审视和选择镜头取向是大有裨益的。

    春节和其它的岁时民俗如端午节、中秋节都是以时序、节令为转移,但节日民俗带有更强的人为因素,文化色彩更浓。春节作为“年”,实际上不只是正月初一,而是包含一个较长的过程。在汉族地区,一过腊月初八,年事活动就开始了。腊月二十三祭灶君,称为过“小年”,春节期间的各种活动一直延续到正月十五元宵节,才算结束。

    民俗是传承的,随着社会的发展又是不断变易、革新的,但主要活动大都保留下来了,如腊八粥、团年饭、贴春联、祭祖、守岁、拜年、闹元宵等,只是内容和形式大不一样了。不过这种变化往往是非常微妙的。比如春联、门神的内容就变化多端。在门神中手持青铜大板斧的秦叔宝、尉迟恭的二位大将的形象在某些地方可能还留有痕迹,但更多的可能是关帝、财神,还有用名人像代替门神的。神龛上供奉的也不仅仅是“天地君亲师”,影星和美人照也可能占有一席之地。至于年节服饰、餐饮、娱乐活动的变化等等,往往也能透出时代的的特征和审美趣味的不同。以特色显著的年节系列活动为题材,当然很有意义,以年节活动中的某一民俗事象为题材,如春联、祭祖、守望岁等进行系列拍摄,组成专题,也可以别开生面,留下时代的印记。


“三十的火,月半的灯”

    大年除夕和正月十五的元宵节是春节的两大高潮。故有“三十的火,月半的灯”之说。元宵节又称灯节。届时张灯结彩,放烟花、鞭炮、敲锣打鼓、舞龙灯、耍狮子、踩高跷、扮故事、划采莲船、舞蚌精、百戏社火,人们成群结队观灯看戏,尽情欢乐。元宵节堪称是中国民间的狂欢节,也是摄影人年节采风的重头戏。

    “十里不同风,五里不同俗”。龙是中华民族发祥和文化肇端的象征。民间俗信龙为神异之物,在天能呼风唤雨,在地能为人降福消灾。龙灯是各地元宵灯会的主角。但全国各地龙灯的种类可以说数不胜数,仅以湖北为例,较独特的就有高跷龙灯、高龙、火龙、草把龙灯等等,各具特色,造型和舞法大不一样。至于狮子、高跷、采莲船、蚌精以及花灯更是各不相同,不仅因地域而异,也因人而异。各地龙灯、狮子、采莲船、花灯的制作和摆弄有不同的传统,也有不少高手。俗话说,会看的看门道,不会看的看热闹。作为民俗采风,对于各地灯节活动的源流、特色、人物故事多一些访问、考察,从中不难发现具有民俗文化价值的拍摄题材。

    总之,岁时采风应该有备而来。岁时节日民俗是民俗文化、民间宗教、民间艺术等各类文化现象的总汇,而且具有极强的时间性。地域和民族的差异也很大。一旦投入其中,就会有不尽的摄取源泉。


实录与创意

    摄影人大年采风大致上不外两个思路:一是民俗题材的摄影创作,二是民俗文化的实录。作为创作个体在实践中二者可以兼顾,但作为不同类型的拍摄,二者的着眼点、行为方式、摄影语言的运用就大不一样,前者重在创,后者重在实。

    民俗题材的摄影创作贵在花样翻新。由于民俗活动的传承性、延续性,有许多活动都是大同小异,年年如此,你拍我拍他……(此处复印时脱落40-50字左右)都能化平凡为新奇。舞龙灯、耍狮子历来是影赛的热闹题材,浓烈的民族色彩和热烈欢腾的气氛就是这类作品的主要特色。虽然“年年灯相似”。但只要突出特色,巧妙地运用技法,捕捉精彩瞬间,却也能常拍常新,达到“人人影不同”的佳境。

    民俗文化的实录则重在如实写照,图文并举。科学性和系统性是民俗摄影的重要特点。有些民间习俗难免带有若干迷信色彩,实录并不就是宣扬,相反只有平实的图像才具有真正的科学、文献价值,才能为民俗的考察研究提供佐证,并留下时代的印记。民俗事象的扬弃是一个十分复杂的问题,首先是实录,然后才是辨析。由于镜头影像在叙事方面的局限,民俗事象的拍摄常常需要系列化、专题化,辅之以准确翔实的文字。民俗摄影并不排斥审美,但主要不在于形、光、线、色的强化变异的美,而在于民俗文化的差异所构成的意趣美,在于行为方式的新奇、器物形态的新颖和情趣立意的独特。

    人间可贵是真情,年节活动五彩缤纷,但其核心还是一个情字。

    中华民族是一个重亲情、重人伦的民族。年节活动中的祭祖、团年、拜年、送节礼等等,都有浓浓的亲情、友情。尊老爱幼,长幼有序,家庭和睦,邻里亲善都是中华民族的优良传统,这些在年节活动中都有生动的体现,无论是着眼于艺术创造,还是着眼于民俗文化的实录,都应该突出人,突出人与人之间的真情,这既有利于丰富民俗题材的内涵,也有助于突破民俗活动的表象,创造具有强烈感染力的艺术形象。


摄影文化  文化摄影


——过年记忆、民俗摄影及其它

黄一璜


    过年了!照有些人的说法,这次的“过年”非同寻常的过年。

    其实,2000年跟任何一年没有什么不同,不过是普普通通的一年,只不过是人们打从2000年前确定下来的一种纪年方式,从数字上讲不过是个偶数、一个整数而已。然而,它的确又有点特别,它毕竟是人类纪年史上一个前所未有的大的整数(年),它毕竟表明人类又走过了一个世纪一个千年。尽管在这一年人们的生活方式不会发生什么根本的改变,但在人们的精神世界在人们的记忆当中——尤其是象在我们中国这样一个十分崇尚“整数”年的东方国度里——它便具有特殊的意义:它不只是从旧(的一)年过(渡)到新(的一)年,它更是从旧的世纪旧的千年过渡到新的世纪新的千年。但它毕竟首先还是“过年”。

    “过年”是人们通过物质的方式来完成的精神祭祀活动,久而久之就成了不同民族特有的民族生活习惯,一种民间风俗——民俗。

    春节是中国人民一年中最重要的节日之一,从头一年腊月二十三日“小年”一直延续到次年的正月十五的“元宵节”,迎接新年和春天。其二,年节也用来祭祝祈年。古代农业靠天吃饭,因此格外讲究祭神祭天以祈年,置办丰盛的物品供奉在神龛神位前,于是门神、财神、灶神、床神、井神……尽享人间香火;人们还笃信天神会在除夕之夜下凡,于是燃放爆竹烟花,驱邪迎神、烧香占岁。其三,年节历来是合家团圆、祭祖敦亲的日子,亲友互拜,互致祝愿。其四,年节更是人们娱乐欢庆的日子,耍狮舞龙、旱船高跷、杂技歌舞、社火百戏、秧歌锣鼓、赏灯猜谜、进食元宵、鞭牛迎春……各种丰富多彩的娱乐庆祝活动,祈愿新年风调雨顺、五谷丰登、人寿延年。尽管年节习俗历经数千年变迁、演化,不同时期内容有所不同,但其主要民俗都得到比较好的传承和发展,可见民俗的力量之大——虽然人有生老病死,国有朝代更迭,但是民俗却可以穿透人生、代代相传。

    然而,我们对上一年上一世纪上一千年的那些个“过年”还记得些什么?上一个新年我们是怎样度过的?50年前的那个新年我们的父母是怎样度过的?100年前或者更早——150年前的那个新年我们父母的父母的父母……又是怎样度过?有谁能记得这些并将其展示给我们和我们的后代看?我们做小孩的时候老是盼望着过年,那时候天天要上学,一个星期要上六天,过年就意味着有好吃好玩的,更重要的是意味着要放假,放假的意味就太多了,相信每个人都不一样。今天的人不巴望过年吗?别的人我不太知道,摄影人大多数是盼望过年的,那不仅仅是可以放假,而且还因为在过年前后,在中国任何地方都有很多值得你摄影的“东西”,如果你愿意拍的话。假如你想搞摄影“艺术”,无论你是传统的暗房制作加工或是用电脑经数字处理,或者你“艺术”地拍,过年对你依然有无限可能性。但我在这里不谈论这些。我想谈谈做“过年”这样的专(命)题的文献摄影,或者说做属于文献摄影的有关“过年”的民俗摄影。

    假如我们先来追究一下:在以往有关“过年”的摄影中我们还留有什么印象?顶多就是看灯、舞龙耍狮、划旱船、踩高跷、放鞭炮烟花……这样一些热闹的“场面”。但这些构图精美的艺术制作跟“过年”的民俗摄影有什么关系?何谓“民俗”?何谓“民俗摄影”?

    民俗也可称为民间风俗,是指一个国家、一个民族或某一地域中广大民众所创造、享用和传承的生活文化——包括物质的和精神的生活方式、生活习惯等。它起源于人类社会群体生活的需要,在特定时代、民族和地域中不断形成、扩布、传承、流变,为民众的日常生活与生产服务。民俗一旦形成,就会成为规范人们言行和心理的一种力量,同时也是民众习得、传承和积累文化创造成果的一种重要方式。一切民俗都属于民间文化,但并非所有民间文化都是民俗。民俗只是那些民间文化中带有集体性、传承性、模式性的现象,它主要以口耳相传、行为示范、心理影响的方式扩布和传承;同时,因其具有社会功能,那么作为“民俗”它是否存在、是否具有生命力就要看它是否不能发挥它的社会功能。

    切不要以为那些存在于各旅游点乃至什么“民俗村”中倚着角楼、草屋招揽你进去、穿着节日盛装、跳着竹竿舞的姑娘小伙夹道欢迎你的各类特色表演是什么“民俗”,那不过是一些打着“民俗”和“文化”旗号的旅游战略和商业图谋——是一种冠之“民族文化”、“传统文化”美名的生财之道、致富之道:对内,可以满足国人“到此一游”,领略异族他乡、非同故里的“民族风情”心态;对外,让“老外”们感受感受中国的地大物博、中华民族的丰富多彩,然后自觉交款(照我的理解这才可能是这类“表演”的根本目的!),它和真正的民俗完全是两码事。

    因此,对“民俗”的无知,势必导致“民俗摄影”对拍摄对象把握与判断的失据,进而对“民俗”事项表达失言,或者把泛民间生活文化都当作“民俗”,或者把失却了“民俗”发生发展变化过程的结果——已经没有传承且不能发挥“民俗”功能的某种残留当作“民俗”;或者把“民俗摄影”的焦点只锁定在除汉族以外的少数民族,抑或所有民族的农村而独缺城市。如此一来,灿若晨星的“民俗”天地就被我们的无知阉割得所剩无几了,而我们中的不少人还得意洋洋地以为自己是个“民俗摄影家”呢!

    我们常常说“扬长避短”,就摄影而言,“艺术”是这种语言的“长”项吗?进而言之,“艺术性”是“民俗摄影”抑或“纪实摄影”应该张扬的吗?对一个摄影家来说,他拍过或将要拍摄的任何一种事物、任何一种景观都不过是他所面对的现实世界中的一个对象而已,对象本身并不存在“艺术”不“艺术”的问题。如此一来,摄影“艺术”与否,就要看你为何摄影、为谁摄影以及用它来做什么与怎么做了。而我们有些人搞的“民俗摄影”,虽然你以民俗事项为拍摄对象,但因为你并没有打算使之“文献”化,而欲使之“艺术”化,那么你的这个所谓“民俗摄影”充其量也只是一种“艺术摄影”罢了,而其中的“民俗”则公剩下一种形式,一个华丽、干瘪的空壳。

    因此,假如你是要去考察民俗,那么你的照片就不应存在被日益强化和升温的“纪实摄影”的什么艺术性;并且,“自我”在你的照片中也是“零度表达”。如若不然,“民俗摄影”就一定会沦落成“民俗”事象不见踪影或者仅见皮毛,这正表明“民俗摄影”在中国被误读了。

    此外,这种误读还表现出我们对城市民俗的无知。实际上有人的地方就有民俗,因此,我们是不是可以肯定自有城市起,“城”里就有了“城市民俗”呢?可为什么又几乎很难见到这类影像?为什么中国民俗摄影学会编造的一本洋洋大观的《人类的记忆》中竟难找出一组真正意义上的城市民俗影像?究竟是摄影师不知道有城市民俗?还是我们的意识中压根儿就没有“城市民俗”这个概念?这算不算我们摄影人对“城市民俗”的失言抑或失语?或者既失言又失语?

    同时,城市民俗形成、发展的周期缩短,更迭、变化加快。就好像随着城市中胡同、里弄、巷道逐年减少,代之以全世界任何国家都无法比拟的楼宇如雨后春笋般地在中国的城市中耸立,楼宇文化、生活、工作必然要衍生楼宇中的民俗,我们注意到这种城市居住民俗的变化了吗?我们注意到伴随这种城市居住民俗变化引发的其它民俗的逐渐消失或新生、发展变化了吗?

    20年来我国城市住房条件和居住环境的改善、单元房的兴建、家庭收入的提高、家电产品的使用……必然导致城市民俗的演变。让我们随便举一个例子,就说“火炉”之都武汉——我们还能看见家家户户桌椅板凳碗筷盘碟地在自家门口吃饭、东家长西家短地聊天吗?还能看到夏夜乘凉的奇观吗?而透过这种“民俗”的演变我们是否还能看到某种城市的、社会的、思想的、观念的、经济的、文化的演变呢?

    因此,对于“过年”,对于“过年”的民俗摄影我们是否应作更深入的思考,因为不同地域、不同民族“过年”的所有习俗的系列内容不尽相同,都有自己的节庆程序、动作方式,节庆物品置办也有各自的特色,如何完整地记录下来所有这一切,使“过年”活动影像化,并加以必要的文化记叙使之文献化,以让我们的后代了解我们今日是如何“过年”,他们又有哪些进步?历史难道不该这样记忆?文明难道不该这样延续发展吗?


想加入协会?想组建一支民俗摄影采访分队?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436555
精华
34
帖子
70434

年度民俗摄影达人 新人进步 分队长勋章 星帖子勋章 星版主勋章 中国民俗摄影协会会士 活跃版主勋章 星会员勋章 鲜花勋章 小花勋章 小有成就

发表于 2014-12-22 15:20:33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好作!

Rank: 2Rank: 2

积分
8068
精华
5
帖子
1614

小有成就 小花勋章 鲜花勋章

发表于 2014-12-22 15:39:19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谢谢分享!

Rank: 1

积分
5498
精华
0
帖子
913

中国民俗摄影协会会士 更上层楼 小花勋章 鲜花勋章 小有成就

发表于 2014-12-22 15:50:48 |显示全部楼层

分队长

协会会士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865588
精华
116
帖子
200078

年度民俗摄影达人 摄影大师勋章 民俗摄影达人 星帖子勋章 分队长勋章 中国民俗摄影协会会士 小荷露角 更上层楼 小有成就 新人进步 小花勋章 鲜花勋章 活跃版主勋章

发表于 2014-12-22 17:22:03 |显示全部楼层

Rank: 2Rank: 2

积分
22381
精华
7
帖子
3459

新人进步 鲜花勋章 小有成就 小花勋章

发表于 2014-12-22 17:48:59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学习啦

版主

协会会士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000960
精华
731
帖子
243865

新人进步 民俗摄影达人 论坛元老 星帖子勋章 中国民俗摄影协会会士 小荷露角 更上层楼 集腋成裘 小有成就 小花勋章 鲜花勋章 星版主勋章 功勋卓著 卓越贡献勋章 巡逻警察奖 星会员勋章 活跃版主勋章

发表于 2014-12-22 19:39:25 |显示全部楼层

Rank: 1

积分
2647
精华
0
帖子
466

鲜花勋章 小花勋章 新人进步 小有成就

发表于 2014-12-28 22:09:46 |显示全部楼层

Rank: 2Rank: 2

积分
23116
精华
6
帖子
1541

中国民俗摄影协会会士 小有成就 小花勋章 鲜花勋章 民俗摄影达人 星帖子勋章

发表于 2015-1-23 18:39:17 |显示全部楼层

Rank: 2Rank: 2

积分
14392
精华
14
帖子
1588

中国民俗摄影协会会士 小有成就 小花勋章 鲜花勋章 民俗摄影达人 星帖子勋章

发表于 2015-1-23 22:31:59 |显示全部楼层
很有启迪的民俗教材,值得每个民俗摄影者的拜读,学习,消化。望多一些这类的教材。
拥抱阳光,享受生活。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为论坛用户

Archiver|中国民俗摄影协会 ( 京ICP备09012102号-10 ) 京公网安备110102000051号
版权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转载本站内容

GMT+8, 2020-7-9 19:20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14 CFPA.

回顶部